小国大梦世界杯丨芬兰:天寒地冻间寻觅关于足球的幸福

写在前面:2022年年底的世界杯将是最后一届32队体制的世界杯,到了2026年北美三国世界杯,席位将达到48个,这也意味着会有更多从未出现在世界杯上过的新鲜面孔出现。这个系列会聚焦一些从未打进过世界杯但梦想着打进扩军后的世界杯的国家队,虽是足球小国,但或许有一天,他们就能够实现自己的世界杯梦想。

芬兰,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教育,有极健全的医疗体系,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有世界上最清廉的政府,有令人艳羡的自然风景,芬兰人的人均寿命也位居世界前列,是哪怕不工作也会给你发钱的国家。这么看来“千湖之国”芬兰真是一个人人都心向往之的国家,但为何他们的足球远没有他们的幸福指数那么出众呢?

寒冷可以说是一个重要原因,一般来说,18-20℃是最适宜进行足球比赛的温度,而10-30℃都还比较适宜足球比赛。芬兰冬季严寒漫长而夏季温和短暂,全国三分之一的地区在北极圈以内,也就意味着会出现极夜现象。如果具体拿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来看,最冷月平均气温是-4℃,最热月平均气温也只有16℃,除了6-9月的月平均气温高于10℃,其余8个月的赫尔辛基都不适合进行足球比赛。要知道赫尔辛基是芬兰的最南方,再往北的平均气温只会越来越低。

都说联赛是一个国家队的足球之本,那么在适宜踢球的月份不到4个月的芬兰,国家联赛实在是太难发展了。与大多数欧洲联赛不同,芬兰联赛的赛季是不跨年的,且格外短暂。5月初开赛,10月底收官,联赛赛季6个月,另外6个月只有几场杯赛和友谊赛。

芬兰职业联赛体系一共有三级,芬兰超级联赛是国家顶级联赛,一共12支球队,踢双循环后前6名进入争冠组,后6名进入保级组,在进行组内单循环决出冠军和欧战资格,这个赛制与苏超和K联赛相似,除了三循环变成了双循环。芬兰甲级联赛是国家次级联赛,与芬超赛制相同,另外还有芬兰乙级联赛,共36队分3组进行。杯赛则包括了芬兰杯和在今年重新恢复的芬兰联赛杯,芬兰杯由芬兰足球体系下的所有球队参加,而芬兰联赛杯仅限于芬超12强。

虽然看上去芬兰境内有足足60支职业或半职业球队,其实很多球队都处于濒临破产或混吃等死的状态。拥有百年历史的赫尔辛基IFK就处于破产边缘,这支1897年成立的球队曾7次赢得芬超联赛冠军,但如今他们遭遇了巨大的财政危机,虽然新冠疫情导致的门票收入锐减是重要原因,实际上长久以来的联赛关注度不足是让众多芬兰球队一点点落魄的关键。没有球星想来这个寒冷的国家踢球,芬超自己培养的未来之星们也希望早日离开芬兰,如果联赛不足够精彩,在欧战也没有足够的竞争力,观众自然也不愿买单,赞助商也敬而远之,球队实力则会进一步下滑,这样的恶性循环导致了许多芬兰球队很难生存。

当然并不是国内联赛不行,国家队表现就一定不行,就比如2018年世界杯亚军克罗地亚的国内联赛就没那么风生水起,如果更多球员们可以到周边联赛或五大联赛发展,他们的实力提升速度可能会比留在国内快得多。2022年芬兰与丹麦的欧洲杯小组赛中,芬兰首发十一人多达9人在20岁前离开了芬兰踢球或是直接在国外的青训体系下成长,唯一没有在20岁前离开芬兰的只有中卫阿拉尤里和中场洛德,前者在26岁离开芬兰去往波兰联赛踢球,后者在22岁离开芬兰去往希腊联赛踢球。或者我们换个角度来看,在球队公布26人大名单时,只有中卫奥肖内西和前锋阿塞赫努2人当时在国内联赛踢球,现在前者已经去往了德乙卡尔斯鲁厄,后者去往了荷兰联赛。

就是这样一支通过“借巢取卵”不断提升实力的国家队,终于在去年的欧洲杯上展现了自己。那是芬兰人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国家队出现在世界大赛的舞台上,他们的队史大赛首秀的对手是北欧宿敌丹麦。如果现在让我们回忆那场比赛,我们一定会想到埃里克森的突然倒地,在那一刻足球变得毫无意义,哪怕在那场比赛芬兰人取得了队史国际大赛的第一粒进球、第一个积分、第一场胜利,在生命面前都不再重要了,我们会永远记住的是为埃里克森挡住摄像机的那面芬兰国旗,那是芬兰球迷在紧急情况下为对手献出的最美丽的掩体。

单纯从实力上看,芬兰与同组的任何一支球队都很难抗衡,要不是埃里克森的意外导致丹麦球员心事重重,芬兰国家队很可能不会取得那场比赛的胜利,剩下的两场小组赛中,芬兰以防守为主,但都没能守住,面对俄罗斯0-1告负,面对比利时0-2告负,特别是末轮面对比利时,在打平就很有可能出线的情况下,顽强的芬兰人守到了73分钟,却因门将赫拉德茨基的乌龙球宣告城门失守,芬兰人距离自己的第一场大赛淘汰赛只差了20分钟。

如果不是欧洲杯扩军,芬兰甚至很难出现在欧洲杯,因此想要晋级世界杯就显得更加困难了。芬兰国家队在1938年就开始冲击世界杯正赛资格,但接下来的19届世界杯的预选赛中,芬兰国家队全部铩羽而归,毕竟欧洲区算上东道主最多也就14个名额,想要争得一个名额实在太难。芬兰足球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巨星,比如国家队昔日历史射手王和出场王利特马宁,又比如海皮亚,前者的巅峰在阿贾克斯,后者则是在利物浦,但在国家队,孤胆英雄很难带领一支平民球队创造历史。

在最近的一届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中,芬兰与法国、乌克兰、波黑、哈萨克斯坦分在同组,芬兰国家队取得了3胜2平3负的战绩,虽然能够双杀实力最弱的哈萨克斯坦,面对波黑也取得了4分,被实力最强的法国双杀其实影响不大,但与附加赛席位直接竞争对手乌克兰的两回合只拿到了1分成为了小组局势的关键,最终在积分上芬兰只落后了乌克兰1分,可以说与乌克兰在直接交手上的下风是阻碍芬兰人实现梦想的最大败笔。

如果想要冲击2026年世界杯,芬兰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2026年世界杯欧洲区将有16个席位,届时欧洲区预选赛的赛制是55队分成10组,5个小组5队,5个小组6队,只有小组第一可以直接晋级世界杯,小组第二需要参加单场定胜负的附加赛。目前芬兰世界排名第59,欧洲排名第30,可以勉强进入第三档。虽然抽签时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如果按照蛇形分组计算世界排名最平均的分组结果的话,与芬兰同组的球队将是克罗地亚、瑞士、冰岛、安道尔、马耳他。在这样的一个小组,实力较弱的冰岛、安道尔和马耳他不会造成什么困难,但想要获得小组前二其实就看面对瑞士和克罗地亚能否抢到足够的分数,这种情况与2022年的预选赛非常相似。

还有一种方式可以让球队无需考虑预选赛战绩直接参加附加赛,那就是在欧洲国家联赛中取得好成绩,成绩最好的2支欧国联小组第一且落选预选赛小组前二的球队会和10个预选赛小组第二一起参加附加赛,今年的捷克和奥地利就通过这个方式取得了附加赛资格。虽然届时这2个名额的确定要看2024/25赛季的欧国联成绩,但因为只有小组第一才有可能拥有赢得附加赛席位的机会,情况变得有些微妙。目前芬兰位于欧国联B级小组第三,存在获得小组第一升级的可能性,但一定程度上看,不升级似乎对他们更有利,如果这个赛季升级,在决定世界杯附加赛资格的下个赛季便很难赢得A级的小组第一,不过如果这赛季降级,哪怕赢得C级小组第一也很可能被其它B级小组第一先抢走席位,如此看来最聪明的办法是在这个赛季留在B级,并在下个赛季争取小组第一。

归根结底,能否打进世界杯还得是用实力说话,四年后,这批芬兰球员又要老4岁,诺维奇的锋线冰刀普基届时就已36岁了,他在一年前超越利特马宁成为国家队历史射手王,但四年后36岁的普基还能被依仗吗?主力门将赫拉德茨基届时也将36岁了,虽然门将的巅峰可以保持得更长一些,但也不排除勒沃库森门神会选择退役或退出国家队。

老将渐渐凋零,新人需要挑起大梁,不过从芬兰足球的选材面上看,新人实在难以委以重任,除了那几位老兵,我们实在很难在五大联赛看到芬兰年轻新秀,就算有也都是边缘球员。不过芬兰球员的眼光也不一定只看着五大联赛,只要是比芬超更高水平的联赛都可以尝试,比如塞拉利昂血统的中场球员格伦-卡马拉效力于苏超的格拉斯哥流浪者,上个赛季成为了球队主力,随队赢得苏格兰杯,还随队打进了欧联杯决赛。芬兰足球迫切需要的真的不是球星,而是更加广泛且有竞争力的选材面。

这是一个幸福的国家,寒冷可以让人的内心平静,但寒冷是足球运动的天敌。虽是北欧国家,如今芬兰的足球风格并不是我们传统记忆中的“横冲直撞”,他们有时也能展现细腻足球,这或许也是芬兰球员在欧洲各种不同联赛踢球的原因。2021年的欧洲杯上我们第一次在国际大赛看到了芬兰,虽然最终没能小组出线,芬兰球员的铁血和众志成城留给了我们很深的印象,当然还有对于对手和生命的尊重,在取得队史首粒大赛进球时,芬兰中锋波赫扬帕洛和他的队友们没有选择庆祝,这是一支具备体育道德的球队。从目前来看,芬兰想要打进世界杯非常困难,甚至想要再度参加欧洲杯也绝非易事,但相信在世界杯扩军后,芬兰完全有机会追随北欧兄弟瑞典、丹麦、挪威、冰岛的脚步拼上世界杯北欧板块的最后一块拼图。